Teaser Image

mindwind

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




说起时间,就会想起时间如流水,从我们的指缝间悄悄流走。时间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好吧,上面这些应该都是我中学时候作文爱用的比喻,总把时间比作一些不容易抓住的东西,像流水、轻烟什么的,来借此感慨时光匆匆。

二十年后,再来回味过往的时间,便不再喜欢这些无形的比喻。物质有三态,所以轻烟也好,流水也罢总是可以变成固态来使之更容易把握吧,但时间却不是物质,也就没那么容易把握。

大教堂

一般二十岁出头我们离开校园开始工作,三十岁出头,十年穿梭而过。古人说,三十而立,立的又是什么?无意间翻到一本旧书《大教堂与集市》,看到大教堂我想我明白了,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有志青年,总会在心中追求一座属于自己的大教堂。三十而立,有人也许三十已经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大教堂,而于我则才刚刚为心中的大教堂破土奠基。

《大教堂与集市》其实是一本探讨程序员如何够构建软件系统的书,作者 Eric Raymond 回答了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用搭建集市的方式,建出一所大教堂?我们这里不探讨程序系统,只是借用大教堂这个比喻,因为建造大教堂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位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建造过程前后历时 120 年,由米开朗基罗设计,而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基本都和它发生过关系。

圣彼得大教堂

但建造历时最长的是德国的科隆大教堂,于公元 1248 年 8 月 15 日动工,从这天起,漫长的修建科隆大教堂的道路开启。600 多年后到 1880 年 10 月 15 日,这座荣膺当时世界最高建筑物的科隆大教堂举行了盛大的竣工典礼,成为建筑史上最杰出的成就之一。

科隆大教堂

开始建造科隆大教堂的年代,是不具备现代几何学和力学知识的,设计方案中的每个细节都是建筑师边实验边建造的。他们甚至在没有统一尺寸标准的情况下搭建模型和制造实物,以确保能按照设计完成。在没有水泥的情况下,当时人们采用鸡蛋与面粉调和作为黏合剂。整个地区的鸡蛋都供不应求,而其他地区的鸡蛋又被建筑师担心成分比例不同,会影响整体的质量。经投票后人们决定,严格按照最初的计划进行。工程再次停滞下来,先让工人去养鸡。

如今看到这些雄伟、壮观的大教堂,再感受到建造它们的历史过程,我便真切的感觉到时间原来更像一块石头。科隆大教堂整个工程共用去了 40 万吨石材,而时间就是建造我们心中大教堂的那些原始石材。

搬石头

以前记得看到过一个关于搬石头的鸡汤段子,可能大概是这样的:

两个工人正在工地搬石头,一个路人正好走过,就问他们在做什么?
第一个工人说:我在把石头从这边搬过来,并垒在一起。
第二个工人说:我在盖一座华丽的教堂,盖好后,你再来欣赏我的作品。

这个段子想说明的就是,虽然两个工人都在干同样的搬石头的事,但第二个工人心中有一座大教堂,也许会对他的意义就有所不同。从这里发散下,并不局限于工作,再想想其实过去的每一天每一刻难到我们不是都在搬石头吗?有些石头会被用来修建心中的大教堂,而另一些石头,我们只是拿起来把玩,观赏。

璀璨剔透的钻石,五彩斑斓的鹅卵石,所有这些美丽、夺人的石头吸引着我们把时间花在去欣赏把玩它们,渐渐的就遗忘了,原来曾经我还有一座大教堂要建造啊,我们无意识或有意识的避开去搬起那些建造大教堂的沉重石块。

后来当时间过去,我们回过头来看,在感叹别人雄奇的大教堂时,发现自己把时间这块原石,切割成了一些看上去漂亮却没用的鹅卵石,更甚而只是切成了一堆土块,最后风化为一堆沙尘。所以,如今我再来看时间时,每天我更愿把它们切成了用来建造大教堂的石材。

以前写过一篇《未来的你才是时间的新欢》提到要记录时间,主要是让自己对时间的感觉更精确。现在进一步除了记录,还得好好选择面对时间这块原石,我要把它切成什么。每天早晨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列出一天该由哪些石块组成,哪些是用来建造大教堂的石材,压在心上。临睡前再记录下今天从心上搬走了哪些石块,花了多少时间。这样时间于我就真的变成了一块块石头,比轻烟、流水更有形,更易抓住,没那么容易悄悄的溜走了。

每天搬合适的石材不一定能建成大教堂,但至少对体智(这不是错别字哈)是有益的。

最近看笑来老师写到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就是注意力,其中:

注意力 > 时间 > 金钱

我理解就是把时间凝聚成真正有用的石材最后去构建人生的大教堂啊。


写点文字,画点画儿。 微信公众号「瞬息之间」,遇见了不妨关注看看。